美丽的眼睛

发稿时间:2018-03-25 14:37 来源:原创

“丹阳爱乳坊-搜狐博客2007年2月11日  

 

   昨天,我收到了一个邮件,包裹里有一个大大的红色的中国结,一封信,还有一副春联,春联上写着:

  上联:劳动门地春长在

       下联:勤俭人家庆有余

       横批:勤劳致富

  信中晓霞十岁的小女儿小雨告诉我,这是她和姐姐亚楠亲手写的对联,她们俩人的书法曾在当地获得过“小小神童”奖,红红的对联飘着墨香,字迹清秀整洁,写完后还精心地点了金粉,洋溢着吉祥温暖的味道,与丈夫和儿子一同欣赏着女儿们的作品,心底暖暖地冲起一波热流涌向双眼,“天呐,孩子们长大了,晓霞,你知道吗?”

1114747a34b

(2005年与晓霞在病房中)

2005年10月晓霞去世,到现在已经一年零四个月了。在去世前的两个月,她亲口对我说:“丹阳姐姐,我想让我女儿认你当妈妈,在我死了以后,她们就不会太受苦。”

  女儿们现在的生活还好,晓霞,你在天上一定看得到。

  晓霞是一位乳癌患者,27岁患乳腺癌,32岁去世,去世时,家中的大女儿11岁,小女儿8岁,丈夫建林身患强直性脊柱炎。

  在世人看来,这个家庭是不幸和无望的,然而正是这样一个不幸和无望的家庭,感动了河北,感动了石家庄这座可爱的城市,也感动了所有认识晓霞和听闻过晓霞故事的人。

  在我的纪实文学《珍爱乳房》一书中,录有晓霞的故事,附在下面,让大家认识和了解这位了不起的乳癌女人,在死亡边缘的最后日子,把全部身心献给了她挚爱的世界,两个妙龄少女因她而得到光明。

  下附纪实文学《珍爱乳房》

  第四章 第5节 超越生死

 

  收  工  之  前

  “柳佳,咱们马上就要结束了。”

  “啊,最后一集了。”

  清晨,在十二蜂巢工作室,我和柳佳刚熬过一个通宵。

  在近两个月的紧张后期编辑过程中,近半数的黎明都是在那两间熟悉而亲切的机房中度过的,几个操机员象长工一样不停工作。正在准备结婚的柳佳被熬得两年通红,嘴上起泡,大个子毛海生每到清晨就开始东倒西歪地撑不住头,我曾经用DV机拍下他可怜的睡姿,内心庆幸多亏柳佳没有象毛长工那样贪觉,但一想到让柳佳的准娇妻夜夜独守空房,内疚之情无法按捺,加上字幕员小周,三个人两台机器除了吃饭和少量的睡眠,其余的每一分钟都在为《珍爱乳房》辛苦工作。十集片子下来,小伙子们乳房保健知识懂得比女人还多,我嘴上说你们是占了便宜,将来定会受益多多,但心里着实感到难为他们了。

  黎明的太阳是我回家的希望,看见她内心就会感觉无比温暖。清晨的长安街交通顺畅,由海淀区羊坊西路的机房到朝阳区花家里南里的家,半个多小时的出租车就到了。在我到家的时候,早起上学的儿子已经走了,幸运时我还赶得上见他一面,送他上车。看着大家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我则爬上床睡觉,吃个中午饭再赶回机房继续。虽然心里知道熬夜不好,但是不熬不行,含金量极高的夜晚最出活儿,而白天无人的家中睡眠质量一流,所有的生活都被简化到极至,能维持生存就够了。

  重压之下的人感觉不到压力,已经完全麻木了。为了达成那唯一的目标,调动了全身心的全部潜能应对计划以里预期之外的所有障碍,而跨越前一个障碍的喜悦正是征服下一个障碍的动力,在不断向前跨越的步调中,成功就在眼前了。半年以来发生在我生命里的非凡故事混着五味杂陈的悲喜之情塞满了我的胸口,那根紧紧崩着的弦已经撑到了极限,脆弱无比。

  10月23日,十集系列片《珍爱乳房》在北京电视台共频道系列片栏目播出,每天一集。我还顾不上通过电视欣赏自己的成果,因为在前五集播出的同时,我还在赶制后五集的内容。

  最后一集马上就要结束了,在这样一个即将被解放的清晨,头脑异常清醒活跃,想到再也不用昼夜不停地苦熬,马上可以和儿子老公一起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幸福感油然而升。

  这一天是2005年10月29日,一个阳光明媚的周六,对我来说,是个好日子,当我和柳佳为最后的五分钟节目而奋斗的时候,我在心里激动地默念,最亲爱的床啊,我要痛痛快快地大睡两天。

  就在此时,九点二十分,在离我收工还有四个小时的时候,手机响了,是晓霞的丈夫董建林:

  “姐,晓霞今天早晨七点十分去世了。”

  “我姐姐临走前告诉我,只通知丹阳姐姐,让她来拍我开。”晓霞的妹妹抢过电话急切地对我说。似冰水倾盆而下,在编辑机前手握铅笔愣在那里。

  去石家庄送晓霞,立刻动身?

  片子正等着播出,节目必须马上做完?

  二选一。

  我只能选后者,无论是凭主观还是客观。 

  “丹阳姐姐,等我走的时候我让建林通知你,你来拍我。别人会介意,不愿意让拍,我不介意,我让你来拍。”晓霞在四个月前的话响起在耳边。

  “我一定来。”在应声的同时我的心已拒绝了。当你爱和敬佩的人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你有力量目睹并拍摄她的眼角膜被取下的过程吗?从理智上说那是一个崇高而伟大的事件,然而在感情里它却是一个无法想象的痛的历程,晓霞,你真的以为我会不疼吗?

  对不起晓霞,我不去送你了。

   我已经找不到有技巧的话来安慰刚刚失去爱妻的建林,表达我的歉意,只是告诉他,我今天去不了,因为片子还等着播出,你要节哀,我会去看望你和女儿的。

  放下电话,继续编片子,把指令传递给柳佳,就在柳佳转头向我的瞬间,泪从我的眼睛里夺眶而出,飞速流进起满了水泡的嘴里,最后的五分钟在哽咽之中完成了。下午一点,小伙子们中饭早饭并在一起吃,下一拨人继续工作,完成最后的工序,上字幕,细调音乐,生成。我满心不安地回到了家。

  原计划是要大睡特睡的,然而26小时昼夜未眠的我却无法入睡。

  “妈妈,你怎么了?”

  “妈妈心里难受,晓霞阿姨今天早晨去世了。本来我应该现在就去看她,可是我去不了,而且我不想去。”

  “噢,那你别哭了,你都一天没睡了,你睡觉吧。”儿子坐在床边用纸巾帮我擦泪。

  “可是我就是想哭,反正我现在也不用干别的了。”

  儿子在一旁竭尽全力地安慰着我,听我叙道着伤心伤肺的哀痛和苦恼,手机又响了,是北京人民广播电台《生命故事》的主持人马维,她早在一周前就约我在周日也就是明天去直播室做一期半小时的直播节目,打电话来再确认一下时间和内容,不料正碰上我情绪失控的崩溃时段。

  “对不起马维,别笑话我,我现在控制不住自己。我拍摄的晓霞今早去世了,前天她的那一集片子才刚刚播出,可是我们是在北京播出,她根本没看上。”

   我对晓霞的离去是有心理准备的,不仅我,晓霞的家人和晓霞自己都清楚地了解这一天不会有多远,她已经为这一天做了充分的准备。这份对死亡的准备影响之巨大,意义之深远,令人惊叹、敬仰。

  

美  丽  晓  霞

 

      “捐出眼角膜,至少两个人可以看见光明,如果我的眼睛能帮别人看见世界,在我走了以后,我的眼睛依然看着蓝天白云和鸟儿的飞翔,还能继续注视着我眷恋的这个世界,这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还有,妈妈身上的一部分东西还留在人间,对我和女儿来说,都是很欣慰的。” 

      ―  --单晓霞2005年6月21日于河北石家庄

     2005年6月7号,我在吉林拍摄陈平的故事,正在采访陈平儿子的时候手机响了。一个年轻女人圆润略带口音的声音传来。

  “你是丹阳姐姐吗?”

  “我是。”

  “丹阳姐姐,我可找到你了,我是单晓霞,我跟你一样是乳腺癌,我想让你拍摄我的故事,我在石家庄。”

  “你好晓霞,我现在外地拍摄,等我回北京联系你好吗?告诉我你的电话。”

  “丹阳姐姐,你要快点儿。”很多患者给我打过电话,但是没有一个人象晓霞那样迫切和坚定。

  回京后陈平、娜姿、支荷、天坛小合唱队的拍摄安排得紧紧的,中间还去了天津拍摄甄树燕,我把晓霞的电话忘记了,十天后终于有一天可以留在家里整理拍摄资料,突然想起,赶紧把电话打了过去。

  “晓霞,对不起,拍摄安排得太满,忘了给你打电话了,我想知道你的故事,然后再安排时间去看你。”

  “不行,丹阳姐姐,你得赶快来,你来晚了就看不见我了,因为我病得很重。”

  当时我身边最重的病号是娜姿,我想没有人比她更重,而晓霞的声音清晰有力,几乎听不出来重病的迹象,但是她急切的心情瞬时抓住了我。

  “我想了解一些你的情况,拍摄前先得有个准备。”

  “你上网打“单晓霞”,网上有我的故事。”

  “真的???那好,我这就上网看。”

    2004感动河北年度侯选人物之9,单晓霞

  推荐理由:一个外地打工妹,身受癌症病魔重创之后,还能设身处地为盲人着想,毅然做出一个让人肃然起敬的决定,死后捐献眼角膜,让别人也能分享生活的色彩。高尚的道德情操使她无私奉献,可是却有人说她神经病,有人问她眼睛卖了多少钱,面对种种的不理解,单晓霞仍不悔初衷,她说“不管别人怎么说,我只是做我想做的事情。”

   这就是我从网络上看到晓霞资料的一部分。其实这份推荐辞写得并不漂亮,但是它传递的信息已足以让我感动。与晓霞通话后的第二天,我赶到石家庄,见到了晓霞。此时这位感动了河北的癌症女人,已无钱治病,更可怕的是她的病情也到了无药可治的情形,在数次求医被拒之后,终于得到傅山中医院院长易南勋的帮助。我们的采访就是在易院长特意为晓霞准备的单人病房里进行的。

   单晓霞,32岁,老家河南郸城,农民,仅上过小学四年级,18岁与当时的男友后来的丈夫闯荡石家庄打工谋生,夫妻俩历经十多年的艰苦努力,开创了一片属于自己的小天地,两个可爱的女儿也相继出生。他们用双手挣来了自己向往的美好生活,然而平安神并没有一直佑护这对善良勤劳的夫妻,接踵而至的打击让这个平凡快乐的家庭走上一条艰辛旅途。       

  1998年,丈夫董建林由于过度劳累患强直性脊椎炎,严重影响健康和劳动能力

  2002年,晓霞被确诊患早期乳腺癌。

  患病这一年,晓霞29岁,大女儿亚楠8岁,小女儿小雨5岁。

 晓霞:我就抢过诊断一看,上面写着那几个字,乳腺癌,我一下就从椅子上摔下来了,不知道怎么回的家,我一下蒙了,傻了,疯了一样哭。这是个绝症,世界难题,意味着我比别人要早死。想到死亡离我那么近,太可怕了。 我趴地上哭,他们说你怎么趴地上哭,我说我快去地下了,我跟地多亲近亲近,培养我和地的感情。晚上睡不着,睁着眼睡,我丈夫,就用手盖下我的眼,我才能踏实地睡一会。想啊,我真的在这世界上消失了,那我孩子怎么办,我父母怎么办,他们离了我,他们多痛苦。

  在得知患癌的最初绝大多数的患者都会感到震惊甚至绝望,如何面对死亡的威胁?怎样选择生活状态?怎样让不再是健康人的自己活得更有意义?所有的一切都取决于我们精神的力量,晓霞清楚地向我描述了她经历的三个心理过程。

 晓霞:当我拿这个诊断书的时候,我觉得,医生肯定在我这儿写错了,不是乳腺癌,肯定是炎症,这是第一个心理过程;第二个心理过程是,反正也得了这病了,又花钱,又遭罪,不如早点死了算了,自杀了吧。我说我怎么死呀,我用绳子比划一下在我脖子里头,我使劲勒,舍不得使劲,勒得不出气,难受。我说我要买安眠药,人家不卖给我那么多;第三个心理过程就是,经过痛苦的化疗,放疗,这么一段治疗折腾以后,我觉得还是活着好。我光着头,我的牙不是不太齐,那时候刚出院,刚化疗完也不是那么难受了,我看谁都冲他一笑。一个光头女人,呲着牙,冲你一笑,人家说我三个字,‘神经病’。他说我神经病我心里还挺美。我觉得还是活着好。”

   活着的幸福感让晓霞重新审视周边的一切,那些原本与她毫不相干的事物忽然变得有情有意,有滋有味,触手可及的平凡的生活原来竟是那么美好,那么值得热爱和珍惜,在可能会失去它们的时候突然感受到,生活原来给了我们那么多的内容。

 晓霞:路边开的花,特别美,以前我怎么没感觉过,以前从来没有在意过。每天早上起来,摸摸自己的心脏,太阳出来了,单小霞,你还在活着。你活着就能看到人们眼中爱的光芒,还能够闻到大米饭的香味,这已经足够,你还要求什么呢?”

亚楠作文:由于及时治疗,妈妈逐渐恢复了健康,可好景不长,就在春节前,我妈妈又一次住院了,我在他们的谈话中知道她的病又一次转移了。

晓霞:做完手术,我觉得我的生活又重新开始了,可以正常地工作,正常地生活,正常地挣钱,能彻底在这城市里头扎下根,买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拼命地干,攒钱。快过年的时候,胸腔转移了,那时候我感觉它转移就转移吧,我是没法控制它的,我只能控制住我的面部表情,我不哭了。打击最大的是骨转移,骨转移特别不好,特别疼,让人受不了那种钻心的疼,剔骨头的那种疼。那种疼特别消耗人的能量,消耗人的毅力,没法形容,有时候我就哭,叫唤两声,还能缓解一下。

亚楠:她一般都不在我面前哭。有一次我放学回家,看她眼圈挺红的,我就问她,你哭了,她死活就是不承认,其实她哭过,她就是不在我们面前哭而已。

晓霞:我就不想给她过多的压力,在她们面前,疼的时候,我咬着牙,她说妈你疼没?我说不疼。她替不了我,我跟她说也没用。我说不疼,她就高高兴兴地上外面跳皮筋去了,我一说疼,她就坐在我面前,妈,我给你揉揉吧,我给你捶捶吧。

   癌细胞已经侵蚀到晓霞的骨头上,疼痛消磨着她的意志,同时,昂贵的医药费也难住了晓霞和全家人,亲戚朋友,能借的都借了 ,生活变得越来越艰难。

亚楠:以前我过生日的时候,我爸爸把人都请来,在我家开的蛋糕店里给我做了那么大一个蛋糕,我们班同学都来了,十来个人。以前我的生日过得特别好,现在我不要了,那个蛋糕店已经没有了。

晓霞:那个蛋糕店的名字还是我自己取的,叫好运阁,生意特别好,回头客特别多,都是冲着我去的,说我说话和气,做买卖挺灵活的,人说便宜点吧,便宜点就便宜点。现在家里一贫如洗了,家里除了被子,几个破锅碗盆什么都没有,外债欠着七八万。不行把店给卖了吧,心里特别难受。卖了5千块钱,那是1万多弄的店。

亚楠作文:为了给妈妈治病,爸爸把蛋糕店也低价转让了,并四处求人借钱,有一次爸爸为了给妈妈打一只300元的针,实在借不到钱,急得他去卖血。

丈夫:一点办法没有,我说卖血,他(医生)说卖恐怕不行,就在那献血车上。车上那个医生挺感动,凑了300块钱给晓霞打了那个针。

晓霞:我的丈夫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世界这么大,这么多的人,咱们俩有缘走到一起,在一方倒下的时候,另一方应该不离不弃。我倒下了他伺候我,是无怨无悔的,无论我怎样,他都会不离不弃的,直到我真的走了为止,他对我,始终是跟当初一样。我接到过一个电话,有一个女的,也是乳腺癌,丈夫就立马在外面找了一个,不喜欢她了,也挺痛苦的那个女的,一边给我打电话一边哭。我觉得我挺幸福的,你看我妹妹抽出时间就来陪我,我丈夫每天把孩子送上学,就赶紧过来陪我,女儿礼拜天也都过来,尽量逗我开心,好像他们都是我的镇定剂一样,我就不那么疼了,看到他们我就高兴了。

亚楠作文:自从妈妈病倒后,家里一切活只有爸爸一个人干了,要照顾妈妈,还要挣钱管我和妹妹,可爸爸也有腰疼的毛病啊,看着他驮背的身影,我伤心极了,为了不让爸爸太累,我尽量帮他多干一些活,洗衣、做饭,这些我以前从来不干的活,现在已经熟练了。我会把路上有人丢弃的矿泉水瓶、铁丝,一些能卖钱的东西,都捡回家。第一次攒了两个星期,卖了1元2角钱,我给妈妈买了一袋牛奶。妈妈知道后哭了,说这又甜又香的牛奶,是我从没喝过的,我为我有这样的女儿感到骄傲。

晓霞:孩子们挺懂事的,从来也不要零花钱,夏天这么热,也不说要吃个冰棍,喝个白开水就行,只要妈妈能好。在没生病的时候我问闺女,长大了以后想干什么呀?她说我长大了以后,想当清华大学的一个教授,她爸说,你能考上清华就行了。后来我生病了女儿说,妈妈我改了,我不当清华大学的教授了,我也不想考上清华大学了,我想当一名出色的医生,研究出抗癌的药,让得癌症的人一吃就能好,就不疼了。

  幼小的女儿期待着妈妈能够早日康复,早一天离开医院回到她们身边,然而晓霞知道,一名晚期乳癌患者的生存时间是极其有限的,她必须为自己的死亡做好周密准备,让女儿和亲人们能够平静接受她的离去。

晓霞:我跟女儿说,三天洗一次头发,两天洗一次内裤,毛衣我织好了,放在柜子里,自已去找,不要把衣服整乱;我跟他(丈夫)说,我走了以后,你在我坟上立一个碑,碑上写:单晓霞,死于某年某月某日,他的丈夫很善良的,希望有情人去安慰她,家庭住址在哪哪哪;去年医生说我快不行了,我给自己做了一个中式的旗袍,是一个乳白底带绿花的,小立领,挺漂亮的,我说我到阴间也做一个漂亮的女鬼。

  晓霞为自己的死亡做着最完全的准备,在周末的病房里,孩子们搜集了很多笑话抢着讲给妈妈听,希望减轻妈妈的痛苦,妈妈强忍巨痛,努力配合着女儿的节奏开怀大笑。灾难之中,全家人努力为彼此创造着快乐,这份刻意扮演的快乐感人,悲怆,震撼,是健康人在平凡岁月中无法复制和超越的至真情境。在世人的眼中,这一家人完全没有希望了,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一无所有的家庭,却在濒临死亡的坚强母亲引领下,创造着真挚动人的亲情之美,铸就了一份感动河北的人间大爱。

  2004年11月4,病中的单晓霞与河北省红十字眼库签定了捐献眼角膜志愿书;

  2005年10月29,单晓霞去世,两名幸运盲女移植晓霞角膜,重见光明;

  跨越2004、2005,单晓霞两度入选“感动河北十大人物”

  石家庄人民如此评价这位贫病交加的外地务工女性:她把光明留给他人,爱心播撒人间,她将被石家庄这座城市牢记。

  整理文章的时候,再次上网查阅有关晓霞的消息,了解与晓霞签定捐助眼角膜志愿书的河北省红十字会的角膜捐助情况,晓霞是河北省角膜成功捐助的第四例。虽然晓霞的精神感动和启发了众人的奉献意识,但是迄今为止,在河北省红十字会签定捐助志愿书的人不足300人,且其中多是年轻人,这些年轻人因受诸多因素的限制极有可能最终导致捐献无法真正实施,目前河北眼库依旧“有库无眼”。

  这些信息让人十分震惊,捐献角膜为什么会如此困难?为什么人们不愿意做这件于他人有益于已无碍的善事呢?扪心自问,我愿意象晓霞那样捐出自己的角膜吗?

  在不断思考和极力回避中我清楚地意识到,我,远不如晓霞那么无私。也许我的生活比晓霞富足,职业比晓霞优越,受教育时间比晓霞长,然而我的思想境界与晓霞无法相比,这让我对晓霞坚持捐献的强烈愿望充满好奇之心,是什么让她如此勇敢和执着地留下自己的角膜?

晓霞:我要捐出眼角膜,至少两个人可以看见光明,如果我的眼睛能帮别人看见世界,在我走了以后,我的眼睛依然看着蓝天白云和鸟儿的飞翔,还能继续注视着我眷恋的这个世界,这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我的眼睛在帮别人看世界的同时,女儿会知道妈妈身上的一部分东西还留在人间,对我和她们来说,也是很欣慰的。

亚楠作文:有一次妈妈跟我说,无论哪一天妈妈走了,想把眼角膜捐献,你同意吗?我不知道眼角膜是怎么回事,妈妈给我解释,一个人的眼角膜至少能救助两个失明的人,让他们看见光明。

晓霞:女儿不愿意,我再三地跟她讲,你看你知道妈妈是一个病人,经受了多少痛苦,你想想,人家看不见光明,多痛苦呀,一生得在黑暗中摸索。与其让我的眼角膜跟我一块死去化为灰烬,还不如留给那些需要的人,让他们看见光明多好啊。

亚楠:我妈那时候化疗后光着头,我妈说,你看我光头,走到大街上,回头率肯定是100%,我说错了,肯定是99%,因为还有一个瞎子正等着你捐献眼角膜去救助他呢。我妈也笑了。

晓霞:女儿同意了,说妈妈我支持你。开始我爱人也不大支持我。他说本来你走了以后我就够痛苦的了,还要让人去挖你的眼睛,我不痛苦,我不难受吗?他就不支持。

丈夫:我接受不了,现在想起来也没法接受,但是她一遍遍地跟我说,最后我也同意了。

晓霞: 中国不是挺传统的吗,人死了连根头发都不让动,就是死人为大。我能突破这个传统的观念,很多人觉得人还有来生,再转世成人的时候,没了眼睛好像就是瞎子什么的,我感觉人是没有来生的。走了就走了,把有用的东西留下。

  在晓霞的劝说下,丈夫、母亲、身边的医务人员,纷纷签订了捐献眼角膜志愿书,河北省红十字会授予单晓霞为“义务劝捐员”称号,从此,无论晓霞走到哪里,她都会把有关角膜捐献的意义和要求告诉身边的人,鼓励大家加入到捐献的行列中来,晓霞是河北省有史以来的第一位眼角膜“义务劝捐员”。

晓霞:我尤其会劝那些得了癌症的人一定要捐献,因为健康人等待它太遥遥无期了,像我得了这种病的人,说不定三两年的事就走了,那些盲人就可以用上了。说个不好听的话,远水解不了近渴。健康的人要等好长时间,像我这样,不用等太长时间,就能真正实施了。 我对他(丈夫)说我走了以后,你别光顾着哭了,你还得赶紧通知人家,夏天6个小时,过了6个小时(角膜)就不能用了,冬天还长一点,12个小时。这(捐献)卡上有电话,赶紧给人家(眼库)打电话。因为人家不可能每天都打电话问你,你们家晓霞得癌死了吗?必须咱们告诉他们。但是我走了以后肯定啥也不知道了,这个事你给我办,你别光顾着哭。

  在平静的述说中,那双让晓霞最为得意的美丽眼睛闪动着坚毅和勇敢,似一个不折不扣的英雄,为了那份即将建筑在自身死亡之上的光明,她感到欣慰,那是她活过的证明和她对人世的热爱。

   晓霞在签订角膜捐献志愿书一年后离开人世,实现了角膜捐献的最后愿望。接受她捐献的两个女孩,一位是大学生,一位是高中生。因为晓霞的角膜质量特别好,女孩们的视力迅速恢复,移植成功。

   晓霞的故事讲完了,如果在这里就结了尾可能很多人不满意,因为我知道大家希望知道在晓霞离世后,女儿们的生活。

  女儿们的老师为她们申请了希望工程的资助,学费是全免的,很多关爱着晓霞的石家庄人给予孩子们全力的帮助,她们目前的生活和学习情况都非常好。因为母亲的善举她们不可避免地成为媒体们关注的焦点,但是源自母亲的朴实和真诚让女儿们始终对生活心存感激,好好学习,回报社会是母亲对她们的期望,也成了她们生活的动力。

  在采访时晓霞曾向我提出请求:

  “丹阳姐姐,我想让我女儿认你当妈妈,我走了,她跟着你一定不会吃苦。”

  “好啊,我正缺女儿。”

  认下女儿不是口头的,与晓霞分别后一直挂念此事,并希望给可爱的女儿们一些实质的帮助,很幸运今年初我又为她们找了一位台湾乳癌妈妈,名叫黄淑端,淑端妈妈决定每月给女儿们五百元生活费,直到她们结束学业,甚至还为她们考虑了毕业后的就业。(下图左为淑端)

 

1114757bcc32005年冬天,我和淑端(左)在上海

       同为母亲,我们了解失去妈妈对年幼的孩子意味着什么,所以我们希望尽自己的努力温暖她们,让她们在失去母亲之后,依然拥有母爱。

  淑端的女儿安安和我的儿子小宝都知道石家庄有两个可爱的妹妹亚楠和小雨,安安会把自己的学习用品和小了的衣服整理出来让妈妈寄给妹妹;小宝则学着两个妹妹的做法开始搜集家中可卖钱的废品,甚至还让班里的同学一起帮忙,然后把他卖得的钱交给我,嘱我寄钱的时候加上他的那份。

   希望在天堂的晓霞能够了解这一切,了解在她走后,很多人都在尽已之能努力关照女儿们的成长,果真如此,她一定会咧着那排不大整齐的牙,开心地笑起来。

 

以下链接是《“粉红宝贝计划”石家庄站》“丹阳爱乳坊”搜狐博客2008年9月22日文章

记录淑端姐探望晓霞女儿

 

2008年9月22日 

 http://breastcare.blog.sohu.com/100398284.html

 

 

 

 

 

        2017年10月,晓霞的大女儿亚楠考上了北京语言大学的研究生,开始了新的学习生活。

微信图片_201804041207082

 淑端 丹阳 亚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