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医生

发稿时间:2018-04-22 16:07 来源:原创

P1110270_副本

(丹阳拍摄于2016年4月13日小区奥道)医生是世间最辛苦的职业之一

 

我            爱         医          生

 

         2002年的春天,36岁的我于茫然无知中罹患乳癌,因为事发突然,完全没有任何相关的知识储备,因为无从选择,只能被动地将拯救生命的任务全部交给医生。

 

        曾经,与医生无关,那只是个治病救人的职业,于我而言。但是,在我荣升为癌症病人后,命运将我果决地推向他。突然发现医生原来那么重要,那么了不起,他们在每日工作中创造的生命意义真是令人仰视,教人尊敬。从此,内心深处开始依赖一个往日与已素无关联的陌生人,仅仅因为,他是一位医生。

       他微笑,不讲太多话,但是他温暖如父的目光可以让我瞬间心安,让我相信他有足够的力量拯救我的生命,更好的是,他给了我选择的权力,为我保留了完整乳房,并鼓励我无忧生活。我知道,我对他的情感不止是信任、依赖,还有爱。

       爱他的不止是我,所有的患者都爱他,当他的脚步声响起在走廊,病人便从床边一跃而起,高兴地跑出去喊他,当然,他并没有那么多时间可以给我,随意的两句安慰和鼓励总是让人觉得不够,不满足,如同那向父母乞食的小鸟一样,期待着多一点,再多一点。

       很清楚,我只是他曾经医过的千万患者中的一个,那成千上万的病弱之人经由他的努力重新步入健康行列,他们每一个人都对他抱着感激之情,象我一样。

       周一大查房时病人们通常都比往日显得兴奋,乖乖地等在病房,因为他要来了。无论那些病人是不是归由他管,总是期待着能与他沟通,让他看看自己的伤口,说说自己的病情,当他说“没问题了,很好”,大家就象是得了头奖,并且坚信自己好了,没问题了。而那些有问题的人也会从他那里得到激励,今天没好,明天一定会好。他们是那样相信他。那一刻我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崇拜,象是崇拜着神,而我也和他们一样,真诚地崇拜着。

       他是父辈的年龄,所以很担心他的健康,我希望他能活很久很久,可以长久地让我依靠。

       “您,一定要长寿,您长寿了,我才有希望活得长一点。”认定他是生命的佑护者,他有超人的能量可以送我平安和健康。然而,他没有活那么久,在我完成乳癌治疗四年半之后,他先于我走了,临走的前一天还在工作。

       那一刻我知道,他不是神,他只是一名医生,一个以救人为职业的普通人。他竟然有一个和我一样脆弱无比的身体,可以拯救很多人的生命,却医治不了自己。看着他在冰凉的器械包围中维持着所谓的生命体征,绝望于刹那间冲上心头,我还活着,您却走了。

       生命力已然在他的身体里消失殆尽,他的手不再暖和,不再柔软,没有了任何气息。

 

       那个佑护我生命的人走了。尽管在患病后的岁月中我认识了中国很多著名乳腺科大夫,但是在我心中,他永远占据着那个父亲的位置,他扶持一个病弱的孩子走过病中最迷茫最无助的时刻,让我通过疾病一步步趋向成熟。

       我爱我的医生,永生感激。

 

        我深爱并感激我的医生,但是我却不敢说出他的名字,因为那会让他蒙辱,仅仅因为我复发了。在第一次乳癌康复后的五年半,丹阳复发了,有人因此而质疑他的医术,把复发的责任推到他的头上。同样,我也不能公开第二次患乳癌后为我治疗的医生的名字,因为不知道未来身体的康复状态,会不会也给他带来压力。

       两次患癌,两次治愈,心中充满着对医生的感激,然而我却不能坦荡地说出医生的名字,只是因为担心身体的复发会让他们的医术蒙羞,担心哪一天听见有人说,唉,那个叶丹阳又复发了,他的医生是谁谁谁,当时他怎样怎样就不至于让她复发了,这次她肯定完蛋了……

 

       一个人的健康,与医生到底有多少关系?一个病人的康复,自己该负多少责任?医生和患者,在由疾病步向健康的桥梁之上,要上演怎样的太极功夫,才能扎实而心安地携手共进,抵达我们心念向往的彼岸?

       在此,不研讨医术,不分辨政策,我只想努力地做个坦诚的病患,完成医患之间属于自己的那部分功课。以下是一个资深患者的观点,愿与君分享:

 

1、求医的姿态

        我们生病了,不得不走进医院向医生求助。当医生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是个施救者,施救者于人有恩,理应得到基本尊重。千万别以为给了钱,就可以对医生百般刁难,要他们必须要医好你,还要满脸笑容,鞠躬尽粹。在这个世界上,菩萨和上帝都无法允诺一定让人得到完全满足,让人无痛不死,何况是同样肉体凡胎与我们无差别的医生?

       求医,讲究个“求”字,要有姿态,在医生面前绝对不能把胸脯挺得比下巴还高,那不叫“求”。所以,在来医院的路上,要摆正自己的位置,调好心态,努力配合医生,期待他用毕生所学来迅速恢复我们的健康。

 

 2、别把疾病治疗的责任全部推到医生头上

       俗话说:医得了病,医不了命。

       身体是神奇的构成,没有人清楚地知道它最初来自何方,也没人可以预测未来它将要遁往何处。

       当我们诞育在母亲体中的时候,父亲和母亲的状况是各异的,那状况会决定我们的身体;在母亲体内孕育时,无数的事情在发生着,那发生着的一切都会对彼时的小小生命产生终极影响。因此,人,会有那么多的不同,即使在完全相同的生存环境中每个个体也会有不同的表征,同是母亲的宝贝,有的强壮,有的萦弱,那,就是不由人意志决定的基因,人的身体及性格,都是由着基因而定的先天既得,健康的砝码最初取决于此。除此之外,我们生存的环境,饮食结构,养生方式都或多或少地影响着肌体状态,而这一切,与医生统统无关。

       所以,如果你的病没有在医生那里得到彻底医治,请不要贸然将所有责任归罪于他的医术,那不止是不公,更是无知的表现。

 

3、医生是值得珍惜的缘分

       十年修得同船渡,一起渡个船前世都得修十年,此世他能成为拯救你健康的贵人,这得修多少年?这么难得的缘分当然是值得珍惜的。

       来到某个医院,选了某个医生,如同在生病的这个特殊阶段把自己的生命与他绑缚在了一起。如果把医病当成一次堵博的话,你将筹码押在哪里有决定胜败的意义,所以,选择要谨慎。也许你在紧急状况下不知所措,不幸出现选择失误,栽在一个庸医那里,或者那天一个好医生正好状态不好出现失误,此时,最好的方法不是上法庭惩办庸医,而是要赶紧找到好医生转危为安,要明确我们来医院的目的,是医病而不是别的。让急症重症者保持理智不易,但是至少要稍稍冷静,明白当出现治疗失败时,要负自己的那一半责任,而不是将全部责任推到医生那里。

       医生是凡人,和我们一样,也只有一条命,有种种困境与局限,有时,他们会失败,会因自己的失败而沮丧,会为自己的失败无能为力,这种失败的感受犹如上刑场一样,即使无人审判他,他还会做自我审判。

       若每一个病患均以惜缘之心与医生相处,想必收获最多的将是自身。

 

4、允许医生犯错误 

       “没关系,别紧张,你就从我开始练手吧。”听到一位患者对年轻的实习大夫说这样的话,隔着一道帘子的我很想看看那可爱患者的脸,是怎样一颗宽容的心,摆出如此慷慨的姿态来鼓励和帮助年轻医生的成长。通常,多数病患都会期望遇到有经验的熟练医护,让自己免除或减轻苦痛,只有心怀大爱者勇于奉献自己。我猜想,她在劝慰年轻实习大夫的时候,是否也在一并安慰自己?默默地为她点赞,向她学习。

       任何一名医生都是从零开始的,当他还是一个年轻人的时候,除去书本知识一无所知,但他就是要从那里开始,凭借他的悟性、智慧以及他对患者的爱心一点点地让羽翼丰满,在不断的实践中掌握正确的,纠正错误的,在无数次失败的经历和正确的验证过程中成长为真正成熟的大医生。

       然而,即使他已成熟成业界权威,依然会出问题。如同我们在工作中也会出错误道理相同,再成熟的经验面对复杂的人体疾病也会有判断失误的可能,我们也无法保证每个医生在从医过程中从不出现走神的不佳状态。

       不能要求医生从不出错。

       如果治疗失败,请把那当作我们对同疾的病患以及未来医学做出的贡献,那便是失败的意义。

      “别紧张,就从我开始练手吧。”

 

        生命在任何时候都有意义。

        当我们患病,身心受创,处于劣势,看似无用,甚或是负担累赘,然而,我们却不能轻视自己的力量。我们要努力尝试在康复的道路上保持理智,理智地选择医生,理智地接纳并积极配合医生的治疗。甚至有时,我们还要宽容地帮助医生缓解压力,以达到医患间的相互扶持。

 

        有关医患间的不和谐,听起来令人担忧,信任危机让疾病治疗的过程充满着惶恐不安,有人说,看病就是个与医生斗志斗勇的过程,或许,那也是一种对自己负责的方式。

看来,如何作好一个病人,既保护自己的利益又能体恤医生,似乎也成了一桩需要长期修炼的营生。而对我们,这可能是需要终生面对的问题。

        我们一切努力奋斗的终极目标是,在医生的帮助下,拯救自己的身体,成长他们的医术。完成这样的里程,便同时完成了心灵的成长,这,才是疾病带给我们的真正礼物。

 

        感谢所有尽全力医治过我的医生,并深信他们都是此世最好的医者,无论将来的我是否可以完全走出疾病的禁锢,我都坚定地深信和感激他们,因为他们是我自己的选择。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