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她就为她加油

发稿时间:2018-05-04 23:46 来源:原创

 

DSC01168_副本2007年6月27日上海,柳梅的粉红庆生会上,一群乳癌女人,把自己弄成了极其欢乐的模样

 

     短信真是太好了!!假如现在手机突然没有此功能定有很多人不习惯。对我和淑端尤其如此。

  淑端每天都会有无数的短信发来,闲扯我们乱七八糟的家务事,策划未来的宏图伟业。她在上海我在北京,短信为我们不断递进的友谊立下了汗马功劳,同时短信更成为我们给病中姐妹们加油打气的重要手段。

  今晚六点半收到淑端短信:“新病友柳梅前几天刚刚做完第八次化疗,今天发高烧,体力差,请大家发短信至*****给她鼓励加油,我们约好今晚九点为她祷告,不管你是否基督徒,心诚则灵。”

  收到淑端短信,立刻给从不认识的柳梅发短信,希望给远在上海的她带去力量,分担化疗期间无法忍耐的痛苦。

  “亲爱的柳梅,你的名字非常具女人气质,弱如柳之无助,艳比梅花傲雪,又美又坚强。同时这也是乳癌女人的特质,我们不能奈何癌的残酷,但癌也奈何不了冬在时的梅,春来时的柳,风雨中的你更有万种娇媚,爱你,为你加油!丹阳于北京”

  “啊!丹阳!我读的第一本关于乳腺癌的书就是你写的《珍爱乳房》,它给了我很多的知识、信心和鼓励,我非常敬佩你,你真的好了不起。”

  “现在了不起的是正在奋斗着的柳梅!!淑端多次向我讲起你的故事,同样敬佩你,乳癌女人中大有人才。患癌前精彩,之后的人生更绚烂!!别忘了,你现在可正在跳龙门呢,羽化成蝶改爬为飞,蜕皮之后是新的成长,坚持,所有的苦难都会得到加倍补偿,相信我,没有错。”

  “是的,我还想跟你做些事呢,我会好起来!!”

  写到这里的时候,是夜里十一点半,淑端疯狂地发来短信:“下次到北京,我一定要请申戈和曾敏医生吃饭,他们都为柳梅祷告了。”

  天,这个一天到晚嘱我早睡的姐,一兴奋起来就不管不顾,手机吱吱地响在我和儿子的枕旁,我是不睡的,但小宝可要早起上学的呀。但是我无法责怪她。

  因为她的缘故,今日痛苦中的柳梅多了来自各地的陌生人的吱吱作响的问候及祝福,而这份小小的礼物对于病床上的女人来说是多么的重要啊。陌生的人们在淑端的号召下一个一个地排着队,与病痛抢夺柳梅的注意力,无论是一个笑话还是一份夸奖都会为她送去一波又一波的温暖,温暖中的柳梅泪如雨下,淑端说哭好啊,哭是一种释放。电话里淑端对我讲:看柳梅的样子我好心疼。这就是我的姐,一个记挂着所有身边人疾痛的天下第一善女子。

  也许有人会觉得,天呐真肉麻,一群互相吹捧的女人。

  是的,病后的我,我们,极其喜欢吹捧,同时也喜欢被吹捧。

  设想,一个无人喝采的人生多么无聊啊,但是我们又是何其平凡,何以平空享受那一份平凡日子里难得听到的珍贵吹捧与喝采?现代人是不喜欢为身边人喝采的,人们更愿意把所有的爱与崇拜献给容貌上镜的壳--那些远得一辈子都不知道他是谁、一辈子都不会多留意他一眼的明星们。

  我们,一群经历了生死的女人,我们把吹捧和喝采送给自己。正象淑端给柳梅,柳梅给我,我给金颖,金颖给支荷。我们从不吝惜华美词句,从不顾忌形式奢侈,更重要的是,我们使用了毫不做作之诚挚心灵、毫不虚伪之肺腹深情,尽一已之能事,认真努力地彼此吹捧和喝采着。

 

红衣 002剪

 

  爱她就为她加油!!给身边每一个被痛苦折磨着的女人,我们要用一声又一声的喝采为她一点点地传输能量,用一次又一次的吹捧让她鼓足气力露出笑容。也许此刻被化学药水冲刷着每一丝毛细血管的她已无力将笑容写在脸上,疼痛让她想到了江姐的渣滓洞,想到了眼前的奈何桥,但是她的心是满足和有安慰的,那份由无数祈祷和祝福铸造的幸福标志将终生与她相伴。

  因癌得到了很多的朋友,有了她们,便有了不停歇的祷告和祝福,我并不是基督徒,但是我从不拒绝那份被挂念被珍爱被夸耀着的美好感受,不拒绝人们给予我的诸多美誉,正象我也愿意把人世间最美好最真挚最奢华的吹捧连同我爱她们的心一并双手奉上。

  爱他就为他加油吧!!给身边每一个认真生活着的平凡者,让我们的吹捧和喝采绚丽你的人生,让每一个平凡的小星球彼此辉映和照耀吧!!请记住:真心的赞美与喝采是一份最珍贵最温暖的礼物,永不过时,宜慷慨递送。

 

原文地址:http://breastcare.blog.sohu.com/38598470.html     写于2007年3月21日

 

丹阳编后语banner

     

    看了11年前写下的文字,感觉自己都要被烫着了。那是瞬间要将自己和这个世界一并燃尽的节奏,好吓人!!!可是,那就是十多年前一心要爱别人温暖别人的我们。

    能说那是年轻不成熟的莽撞的爱吗?也许还不能,因为今天的我也未必已然成熟到不冲动不鲁莽心若止水,未必有能力把一切打理得平整服帖。那尺度分寸、那深浅凉温的把握,真是让这一群平凡女子为难,是的,我们的爱多么渺小,多么渺小,还带着些许可笑的偏执。

    曾经滚烫炽烈毫不吝啬地捧出来做奉献的心,已随时光远去而渐渐沉淀,然而要命的是,溪流可以将石头打磨成鹅卵,那鹅卵却始终是石头,外形被磨得圆润,心依然坚定无比。既然它来此世就是为着来奉献的,纵是知晓生命渺小如草芥,却初心不改,依然要一心爱这个世界。只是,她们不再是那高高举起要瞬间燃尽的一支火把,她们学着将自身放到最低,以小溪流的姿态蜿蜒向前,不声响地滋润自身,也一并滋润着身旁的土地,让溪边的水草丰茂花朵飘香。

    生命,无非是一场华丽的访问,访问自身,亦访问他人,在访问中成长,亦在访问中芳香着殒落;我们不完美,也绝不堕落。

      柳梅

     陆柳梅

     2011年4月,在上海市慈善基金会设立粉红天使专项基金

     2015年12月,创办上海粉红天使乳癌病友关爱中心

     2017年,粉红团队共识营确立使命宣言:提升生命品质,让乳癌成为祝福

 柳梅的故事,依然在继续

  “生命访问”网站,持续关注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