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宴,在生机盎然的夏日傍晚

发稿时间:2018-05-05 18:40 来源:原创
 
P1060822丹阳拍摄于2015年7月18日,东坝郊野公园,萱草无忧
 
 

  上周五晚上不想做饭,问儿子想不想吃麻辣烫,好长时间没吃过了,一想起那份热闹的颜色富足的川味还有吃时的唏哈,口水就直往下淌,馋虫拖着人动身下楼。

  三口人拉着手牵牵绊绊地沿着小区的商业街走过,这是我们常去的地方。说是街其实也就有二百米,一只五脏俱全的小麻雀隐在林中,满足着周边人们的日常起居所需,小超市,主食铺,飘着外地口音的果蔬摊,还有两三家小饭店。街两旁的国槐相互搭着肩象把巨大的伞,黑绿黑绿的叶子被人忽略成了迷彩的伞布,我们就走在这伞下。治疗结束了,儿子考完了,老公的差事也不那么急着赶人了,日子如此轻松,轻松得让人格外想犯懒。幸福有时候就是这样无聊,任时间无意义地一寸寸地进。管它呢,这日子终于是我们自己的了,想怎样就怎样。

  小宝长高了,竟然有一米七三,不到一年的时间窜了半头,昨日还和妈比个,今天妈看他需要仰着头。依然瘦,95斤,像个衣架子似地飘飘地走路,两条细细的长腿笔直着,跑起来象飞。个子虽猛过了妈,但小脸上依旧是孩子般的表情,灿然一笑百花低头,小眼睛里红的绿的黄的紫的什么颜色都有,万人皆迷,不折不扣。

  阿宝老公一直在努力减肥,可怜得狠,天天嚷着不敢吃不敢喝的,每努力节一下食马上就得加倍地自我奖励,所以还是肥着。如果不是因为三高,当老婆的到是希望他肥着,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全体现在那呼呼肉上,再加上满脸幸福满足的笑纹,别提多滋润了。

  不少人见了我们直叫,你俩真是越来越夫妻相了。夫妻相由来已久,越来越像指的是老婆在向老公的肥胖靠拢,一个半年的治疗成功谛造了个货真价实的肥妻。肥妻浑身上下没有哪个地方是不圆不鼓的,头发象割了一茬的春韭紧贴在头皮上,又象紧紧顶了个黑色瓜皮帽,天天盼着头发快长。

  不用特别地做什么,三个人携手走在路上就是幸福了。

  然而我们改了主意,不想吃麻辣烫了,因为看起来与想像中的相去甚远。改道去吃烤鸡翅吧,小宝的最爱。再走了千米路。

  鸡翅店是个没有门脸没有招牌的特色店,有人喜欢那里的鸡翅,老板说吃了他的鸡翅,麦、肯快餐的鸡翅就没人想要了;有人喜欢那店的神秘,老板不做广告,不设招牌,全靠朋友带朋友,名声就出去了,去时必得预约,要么就没空位了。今天我们没有预约,那里仅剩着两张空桌也早约出去了,因为跟店家熟悉所以被热情让到空位上,那怎么好意思呢。于是决定烤好打包回家吃。我只吃这里的疙瘩汤和小凉菜,于是让双宝点烤串,我去后厨的花园,那里才是我喜欢这个店的理由所在。

  小店的后厨连着北京园林研究所的苗莆,我就把那四季不同的苗莆称作花园。春天那里金灿的迎春象噼叭的鞭炮一样喜气洋洋地直晃人眼,地里有各色野花野菜,太阳暖阳阳的,支张桌子坐在空地上吃着鲜艳的小菜,喝着绿的燕京,心旷神怡。应季的鲜花永远艳丽地怒放在一个个大棚里,可以从大棚的入口向里瞭望美色,那番夺目光景让人迷恋。好久没来了,入夏后又不知是什么样子。

    掀帘,萱草眩目!!一个充满生机的新天地蓦然撂在眼前。

  两畦肥美的萱草画卷般陈铺,一畦太阳色的近景黄中泛红,一畦迎春色的远景浓淡相宜,丛丛挤挨着的垂腰长叶丰厚强健,象千万双有力的手簇拥高举着千万支茁壮热烈的花朵,恣意绽放。那美不是柔弱,不是婉约,没有哀愁,从不祈求,充满野性的肥美和健壮以压倒一切的力量延展四方,那生发自每一领叶、每一条茎、每一片花瓣上的生命力无处不在,饱满着膨胀着,美丽的花朵怒放在激情澎湃的绿叶怀抱中,张扬自在,肆无忌惮。

  惊艳之下无语,只是前前后后地看,来来回回地走,想把那一丝丝一缕缕醉人的姿态满满地搂进怀中,与她相融。

  不枉虚名啊,这萱草另有美名,唤作忘忧,的确,着实地让人忘忧。

  “咱们在外吃吧?”我家阿宝很知园中的好,但是他一定不知道她有多么的好。虽然同处一地,面对同样的美景,但是各自的心境却不一样,我为花之美所动,我家阿宝则是为妻之乐而乐。

  风起云厚,无忧随风起舞,好似对我们盛情的挽留,而留我们的岂止是无忧啊,终于,我们在后厨的廊下雨里赏景了。

  “干杯,为了我们的东直门中学。再干,再干!!”晚上回家就可以查小宝的中考分数了,无论怎样的成绩我们都要庆贺,三个人畅饮,依旧是绿的燕京,我说我醉了,小宝说三人一瓶就醉了,我说人自醉,醉不在酒啊。

  雨大滴砸进洼着的水里,泛起一个又一个水泡,唯一的邻桌说那就是大雨的标志了。 

 “小宝你看,树在输液。”在那畦太阳色无忧草的旁边有小片不知名的树,每棵树腰上都挂着一瓶液,而在离树根半米高的部位输液的针头深插在树身里,与病房中化疗的我们无异。那液体到底有什么作用呢?防虫?营养?变种改良?无论怎样,他有美丽的无忧草相伴,总是最快乐的那个。

  天色被雨浇暗了,繁茂的无忧草在黑暗到来之前格外庄严深沉,另有一番美姿。

  心里默默感谢这多情的雨,它知道我对无忧草这份执着的眷恋,刻意挽留。如此的美景美境,此生能有几回?

  散,雨未停,三个幸福的人冲向家去,急急密密的雨紧裹着,尖叫和欢笑声穿过人行道,与雨齐舞。头顶,红绿花朵的软布帽摭挡着天水,脚下,手工纳底的绣花鞋,在雨中飞开了缠腕的长带,竟然一点都没有绊着飞奔的女人。

  透湿,三人狂奔在幸福的雨幕中,那一刻直值百年。

  心里默默感谢这多情的雨,它知道我对生活这份执着的眷恋,刻意布局,如此的爽心快意,一生能有几回?

 

丹阳编后语banner

 

P1060830

友情链接

电子邮箱:smfwmxzy@126.com(“生命访问美学治愈”首字母)

爱乳坊QQ群:63179422

© 2018 - 生命访问(原丹阳爱乳坊)京ICP备1801269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