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妮塔与马拉松

发稿时间:2018-05-21 23:21 来源:本文摘自贝丝.墨菲的《美丽.活着》第四章《我还可以跑马拉松吗》

 

本文摘自贝丝.墨菲的《美丽.活着》第四章《我还可以跑马拉松吗》

拉妮塔.豪斯曼 32岁时确诊乳癌

在我被确诊之前,我练习跑步已经有两年的时间了,平均每周20英里,并且参加过一次马拉松比赛跑到一半。我让自己承诺一定要完整地跑一次马拉松比赛,在经历了这次生命的波折之后,我开始了训练。

这26.2英里的马拉松比赛对我来说异常地重要,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让医生保证,我康复以后可以继续进行锻炼,并且不会对我的身体健康造成不利影响。有了他的承诺,每当我意志不够坚定,面临着病痛和失落情绪的时候,我就想到这26.2英里的比赛。

母亲第一次扶着我在楼道里缓缓走动的时候,我说:“这是我迈向马拉松终点线的第一步。”

在治疗进行的过程中,我的训练也在同步进行。乳房切除和再造术之后的几个星期的一天,我去看我的整形医生,因为植入的乳房太大,需要抽出一些液体出来。我们约的是十点,一见面他就说:“很抱歉,耽误你跑步了。”我回答说,“一点没有。”我五点钟就起床,冒雨跑了10英里。

我的朋友对我说,我这样做只不过是对乳腺癌的一种逃避,不敢直接面对。

就像我说的那样,“不,这病没那么恐怖。”他们可能说得没错,但是我认为马拉松真正的作用是把我从自我怜悯、怨天尤人的情绪中解脱出来,我跑马拉松是为了证明我没有被癌症击倒,最终赢得的一方是我。我的神经不正常吗?但是我最终跑完了全程,创下了一个个人记录,5小时25分钟。

我把我的奖牌、号码簿和照片裱起来放在家里。不管做什么事情需要鼓励和力量的时候,我总是会看看它们,每一次目标的实现都会带给我新的挑战。

 

丹阳编后语banner

 

2007年底我再发乳癌做化疗的时候,正赶上儿子小宝中考,他体育课需要考1000米。每天晚上我都会陪他到家附近的学校操场跑步,因为那时医生建议我减肥。医生可能并不了解,让一个在右锁骨下插埋着输液管的人减肥是件多么困难的事,我慢慢跑,每跑一下,输液管都会摩擦和震动切开的伤口,有时我会担心它会出什么危险。

一次吃10粒的赛米松的激素用量,让我安然度过化疗期白细胞低迷的困境,同时也大大增强了食欲,体重一度飚升至130斤,成了个不折不扣的胖子,皮肤肿胀黑黄,光着头,一副十足的化疗脸。也不知道那时候哪里来的勇气,敢以这样丑陋的面孔示人。哈哈哈……

这样一个丑胖子如何可以实现医生指明的减肥目标,真是个考验。也就是在那样的情形下我突然萌发了像拉妮塔一样的念头,去跑一个马拉松,或者跑个半马,实在不行来个小马也行。就是在那样的念头激励下,我坚持着在痛苦的状态中陪伴儿子完成了中考的1000米考试,他合格了,我也合格了。在完成全部治疗之后的第二年,我的体重恢复到了114斤。近十年一直在长胖,但每年体检体重始终保持在正常值内。

把网站建成后,要开始跟夫君一起出游锻炼,争取把体重降下来,虽然知道自己无法锤炼成骨立形销的仙女,至少能保持着轻盈步态,自在地生活。

 

 

 

 

 

 

 

友情链接

电子邮箱:smfwmxzy@126.com(“生命访问美学治愈”首字母)

爱乳坊QQ群:63179422

© 2018 - 生命访问(原丹阳爱乳坊)京ICP备1801269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