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癌外交

20岁那年,爱情被乳癌打败

快 乐 的 大 二 生 活 大学生活,是最快乐的日子,正上大二的coco更是快乐无比,让学姐们羡慕的爱情,无边无际的幸福…… 有一天洗澡,coco发现乳房里有一个小小的疙瘩,便把这个消息告诉了男友,因为他是做医药生意的,好象应该比她懂得多一点吧。 ...


贾紫平和她的台湾台中开怀协会

左:贾紫平 43岁患乳癌,台湾乳癌病友团体“台中开怀协会”创会理事长 2006年11月,与贾紫平在台湾,第一届全球华人乳癌大会上   化疗结束后,我在一张小纸条上写上自己的名字、电话,交给刘自嘉医师,我告诉他“如果你要宣判那人是乳癌的时候,就请她打电话给我,我相信我可以帮 ...


丽桥的困惑:是否应该病退

关于工作我是很少写的,从得病十几年,我在单位换了好几个部门了,无论怎样换,总会还是要上班吧,最初生病年轻气盛,结束放疗就上班,结果上班就忙工作,赶上学校评估,周六日连续加班,等评估结束,我就因为后背疼腰疼住到医院,在281医院住了四十天,连续针灸四十天,直到春节才出院,也没有多 ...


把真相告诉孩子

孩子永远是妈妈的天使 患乳癌后如何与孩子沟通,是个很重要的问题。 每个走过乳癌的妈妈们都会在这个问题上花很多心思,告诉孩子,是否会伤害他们?或者,把癌变成一个秘密,等到不得不说的时候再告诉他?   也许我们把事情搞得太复杂,不管为了什么,我们都没有必要对孩子摭掩。 ...


关爱家人,做个明理的好病人

( 2007年11月,我被确诊第二次患乳癌,准备入院治疗前,淑端姐从上海来陪伴我,为我们拍下这张欢乐的照片) 生病之后,我们成了所有人关注的对象,亲朋好友都希望为减轻我们的痛苦做点什么,尤其是身边的亲人。在我们安享这份关注和照顾的时候,我们应当清楚地意识到,我们的家人也同样 ...


友情链接